其实不太会弹吉他

刷同人文专用,没有实际内容

【静凰】静水深流

NA:

(CP是静凰静凰!静妃X霓凰,不喜勿入


(感谢 @竹海裡彈吉他 不厌其烦的发资源给我,我其实手上真的不太会写,然而脑洞都已经开船了。。。会剪MV会写文的各位,求投喂啊QAQ


(都说会给黑幕了想写的歌词也还在没写完。。。


————————————————————————————————


从当年重审赤焰旧案到林殊病逝,再到现在转眼已过去了三年。朝野文武百官到整个大梁上下无不知道现在的穆王府不只是手握重兵统帅十万铁骑,更是当今太子最信任的一方势力。穆小王爷穆青如今虽还是稍显稚嫩但也能在云南独当一面,不再是当年跟在郡主姐姐马后只知玩乐的纨-绔小王爷,霓凰则选择留在金陵辅佐太子,在兵部与蒙大统领的御林军巡防营一同为太子平复大大小小太子誉王余孽的叛乱,防范着紧盯着大梁皇室动荡之际情形的南楚等国,几乎终年都在外四处奔波,甚至超过了当年的还是不得意皇子时的萧景琰,似乎只要让自己不停下来,就无暇去想起又一次的失去和哀恸。


  


  正月十五上元节,皇宫里也同民间一样,四处往来的宫女太监们在处处都挂着新制的花灯。晚宴也早早的像是走过场般散去了,这皇宫里经历过当年事情再也办不起来所谓合家欢乐的宴会了,哪怕只是表面上。


  霓凰现如今也是有了随意进入皇宫的权力,提着一盏鲤鱼花灯走到芷萝宫的时候,还不及宫女通报就看了倚在门前的静妃,一身素雅鹤纹白裙,繁重的华贵头饰全都摘了下来,头发半梳半挽着只插着一只白玉簪子,过往里总是从容淡然的眼睛,此刻正望着门前长得郁郁葱葱的楠树不知道在想什么。


  “娘娘,霓凰打扰了。”霓凰浅笑着上前施礼,这时才发现身旁多了个人的静妃才回过神来细细看着眼前的人。霓凰郡主头上戴的还是旧时的银饰银簪,身上的穿的却是新做的月白斗篷,浅金滚边绣纹配着暗灰绒毛领把郡主衬得更加英气勃发。


  “免礼。”静妃上前托住霓凰还未放下的双手引进屋中,眼里是藏不住的关切:“郡主可不用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刚才景琰走之前说起你前些日子在江东剿水匪受了伤,现在可好了?”


  “只是皮外伤,已无大碍了娘娘不必为我担心。”霓凰暗暗抚过腰间,水贼那深可见骨的一刀当然不敢告诉娘娘,虽然当时受了重伤还被围困在大雨中,发炎的伤口差点撑不到第二天的援军。


  “郡主要答应我,保重好你自己。”静妃似是看出了她眉眼间的犹豫,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遍。


 


  “霓凰明白。”霓凰赶紧点头答应,又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来。“上元佳节之夜,霓凰也只是。。。”


  “这是?”静妃伸手接过霓凰递过来的东西眼里微微讶然。


  “上次秋猎看娘娘的香囊有些破损,才想着亲手做一个香囊送给娘娘,这些年娘娘的照顾霓凰深记心中。”说罢霓凰又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知道娘娘针线极佳,望不要嫌弃霓凰手拙。”
“香味很好闻,这颜色配的我也喜欢。”静妃拿起香囊轻轻一闻像是被郡主难得的羞涩姿态逗笑了说道,“我们大梁的霓凰郡主,可是白袍银甲骑白马持银枪的大将军,这么难得拿起针线来,这样的香囊只怕是千金也难求了。” 


“娘娘別取笑霓凰了。”霓凰想起自己除了在豆蔻之龄怀着少女心思给林殊哥哥绣过之外,这么多年来手上积累的只有冰冷的兵器磨出来的茧子和敌军的鲜血,此次再拿起细针彩线请教府里的绣娘费尽心思绣这个香囊,满满的生疏不知道被小绣娘偷偷笑话了几回。 


“既然来了就一起来吃饭,尝尝我这里的茯苓鸡汤,景琰最喜欢吃了。”静妃好好收起了香囊,又让宫女再取一副碗筷。“天色也不早了一会我让她们给你收拾出来一个房间来。”


“娘娘这里的药膳,我可是听太子念叨的不知多少遍了。”霓凰解下颈间的系带把斗篷递给宫女,跪坐在了略显些旧的小木桌前,“以往总是没口福尝一尝,今日倒是霓凰有幸了。”


 


 


  片刻间芷萝宫的宫女已把小厨房里的饭菜端了上来,两人看着热腾腾的饭菜白气缭绕沉默了下来,皆不可抗拒的陷入回忆里那些故人还在的时候。静妃先是仿佛从梦中清醒了过来一般,抬眼就看见霓凰眼泪一滴一滴的滚落,手也在膝上握着拳头而她自己却浑然不知的样子,不由叹息一声,心里软成一片。
  静妃抬手轻轻用指尖擦掉霓凰脸上的眼泪,坐到了她身边,“凰儿,你又想起来过去的时日了吧。”


“来。”静妃一只手把霓凰抱着,另一只手轻抚着怀中人的乌发。


“这些年我最挂心的就是景琰和你了,如今万事皆安,景琰虽然还稚嫩,但有小殊拼命给他留下的清明政局,有一众臣子们帮助下也逐渐稳重。当年小殊瞒着你病情最后只留下一封书信,景琰他们都怕你极度伤心之下随小殊去了,我却知道郡主不会的,就算小殊没留给你那封信,你也明白他一定想让你好好活着,你也会替他多活一条命出来。”


  “现如今只有娘娘最懂霓凰的心思,穆青那混小子月月都要寄信过来,也不想想我带兵四处征战能不能收到。”霓凰脸颊靠在不宽厚却能让人足够安心的肩膀上,感受着包围着整个人的柔软气息,手臂环着的是平日里隐在素衣罗裙里单薄的身躯,“我也知道娘娘留着那本他批注的翔地记,娘娘心里什么都知道都明白,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慧,却安静的一个人忍耐着。”


“我也挂心着娘娘。”霓凰直起身来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静妃的眼睛,却看到刚才自己在她衣襟上留下的微湿的泪痕,才不好意思的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让娘娘见笑了。”
“对了,刚才娘娘称我什么?”


“凰儿?可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并非有什么不妥,只是今时今日很少有人能这样唤我了。”霓凰眼神黯然了一下,看着静妃又有了笑意,“听在心里觉得。。十分亲切。”
  静妃闻言眼中更是心疼,伸手将霓凰刚才情绪激荡下弄乱的碎发挽在耳后,“那我以后便这样唤你吧。”
“那为听这一声凰儿,少不得多往娘娘这里叨扰了。”霓凰这几年除了去东宫与太子议事,回金陵来的最多的就是芷萝宫了,闻着这宫里的药香,看着这宫里的好似与世隔绝般安静的静妃娘娘,再没有比此处更让她心安的了。
“你这几年三天两头的,往我这里来的还少吗?”静妃笑着横了霓凰一眼,霓凰看着她持箸的手修长纤细,发觉以前从未注意到娘娘的手生得这样的美,“快吃饭吧,再耽误可就要凉了。”


  


  “娘娘让我保重好自己,怎么娘娘自己的身体却不注意?”霓凰想起刚才手上的触感不由得有些愤愤,“霓凰以后只要在金陵就日日来,好好看着娘娘多吃点才好。”



评论

热度(54)

  1. 合欢的何NA 转载了此文字
  2. 其实不太会弹吉他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