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太会弹吉他

刷同人文专用,没有实际内容

【魔教 刘涛×安迪×蒋欣】平行世界的掏心底日常 (4) 下

10K我找到你了!!!蛤蛤蛤。都不知道4下都出来了。涛姐实力宠溺简直好评,安迪简直呆萌可爱……看到那个“其实我们是plus 2" 简直笑翻,性格把握的不能再好!!!我已经出不了安涛/涛安的坑了!!!

万里晴空:

4. Livin' in a Teenage Dream  下



一线时装品牌的店面总是相似的,尽管它们陈列的商品各有各的不同。



樊胜美向来熟读各大时尚杂志、关注无数潮流博主,即使现在与一个年轻姑娘擦肩而过,她还能迅速认出那人背后的Fendi 2016/17春夏新款荔枝小怪兽手袋。


可经历了这段时间以来大大小小的风波,再走进这样富丽堂皇的精品店,樊胜美意外的发现,即便那些眼高于顶的店员——大概是看在同行二位的份上,终于愿意扬起一线定制的笑容也开始积极热情服务她时,她的兴致仍是减少了许多。


倒是围观涛姐半哄骗半强迫,把不情不愿拎着一件背部镂空小西装的安迪推进试衣间的场景,更让她感到有趣。


“可是这件外套是露背的啊!”推搡中安迪还在争辩。


“知道你绝对不愿意露背,这是内搭,”在帮安迪拉上试衣间的门之前,刘涛塞了一件收腰的白衬衫进去,还不忘补充了一句,“一定很美!”

然后才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乐呵呵地回过身来。



樊胜美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画面很是熟悉,却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


只是见涛姐心情愉快满面笑容走回来,舒舒服服坐上休息区的沙发,随手拿起小茶几摆着的新一季服装配饰宣传册,漫不经心翻阅着,似乎也没有去为自己再多逛逛的意思。


樊胜美心里好奇,便问出了口:“涛姐不挑一挑,也试试吗?”


“直接在这里买太贵了,”刘涛转过头,嘴角仍然噙着浅笑,弯弯的眼睛好看极了,“工作上偶尔有机会收到这些大牌送的新款,我一般都那时候才挑一些。”


樊胜美不由得惊讶,“涛姐也觉得贵?”


“怎么不贵? 你看那价格后面的零! ”刘涛瞪大了眼睛,震惊道。似乎是奇怪怎么会出现这问题。


惊叹完又重新扬起笑容,朝试衣间扬了扬下巴,语气里尽是宠爱:“但是是为了安迪,必须要把最好的、最合适的都给她。”

“如果为自己,我真舍不得下这个手。”刘涛朝樊胜美调皮地眨眨眼睛。


“原来大明星也会有这种心理,还以为你们买东西都毫不手软呢。”樊胜美一下子觉得刘涛又亲近了许多。


“什么大明星,我也是普通家庭长大的普通孩子,”刘涛放下了手上本就没在认真读的册子,跟樊胜美聊起来:“只是遇见了一些不太普通的人,走了条不太普通的路而已。”


“我很小就帮家里干活了,洗衣服换煤气什么的都靠我,逢年过节外地打工的爸妈回家才有机会去换一身新衣裳,”提起小时候的事,刘涛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小孩子嘛,每到那个时候都特别开心。”


“我也是啊,以前家里养了两个孩子,生活条件不太好,都一般只穿校服,幸好大家都穿校服。”樊胜美想起过去,心情也好不起来。


从小爸妈把好东西都优先给哥哥,对她只是敷衍着尽最基本的抚养义务。一直到她有能力自己挣钱,才算终于开始接近她小时候憧憬的那种生活。

她至今仍然保留着大一那年拿兼职收入买的、她人生中第一双高跟鞋。

那是ECCO的基本款。虽然并不是什么高档的牌子,但是穿上它的那一刻,樊胜美才觉得自己终于真正踏入这个城市了。



气氛有些凝重,刘涛想了想,扬起眉毛调侃道:“就算只是校服,小樊也一定是班上最漂亮的女孩儿吧~”


“什么呀!都这把年纪了,什么光荣往事早忘了。”樊胜美笑着,放松地靠上沙发,手也自然搭在扶手上。


刘涛抓住关键词,直接揶揄:“至少还记得是光荣的往事呀。”


“其实我那时候真是班上的风云人物,成绩好、外形又比较出挑,”说起当年的风光历史,樊胜美还是很得意的,只是想起现在,又不由得无奈,“当然也没少因为我那混账哥哥总被记过、通报批评而出名。”


“哥哥啊。”刘涛了然地笑了,又拍了拍樊胜美的手臂,想要给她一些鼓励。


樊胜美看着刘涛脸上的神情,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这些“什么”令她心里跟刘涛之间的更加qin近了。




试衣间那边终于有了动静。

门响了响,慢慢被拉开了一个小口,露出安迪的小半张脸。


刘涛和樊胜美都站起身来,刘涛更是两三步跨到门口,说:“出来,给我们瞅瞅呀~”


安迪垂下眼,抿了抿嘴,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把门彻底拉开。


纤细的肩膀,窈窕的腰身,配上简单干净的气质。

这一套的确很适合安迪,如果她不要束手束脚露出羞赧的表情,那就更加完美了。


刘涛见安涛这窘困的样子,好笑的把她拉出来,推到试衣间外巨大的落地镜前。


对着镜子从背后抱过去,手绕过安迪的双肩,来到前胸,为她调整好西服外套里亮闪闪的小假领。


“这样多好看!”刘涛朝镜子里的安迪露出大大笑容,十分满意。


“可是背后的叉都开到腰线了。”安迪根本不敢正视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红红的,低着头盯着刘涛理完领子停留在自己腰上的手。


“那是你的腰长,这叫身材好。何况不是还有一件衬衫吗?又没有曝光。”针对安迪的担心,刘涛有些夸张予以驳斥的同时,还在她腰上顺手拍了拍。


“可……我怎么可以穿成这样……”安迪仍然很不习惯。


“这是我挑给你的,你必须收下!” 刘涛皱起眉,装出生气的样子。


安迪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没有再拒绝,只是弱弱地又申辩了一句:“那我只要黑、白、灰。”


“放心吧!涛姐还不了解你?就咱们这肤色,最多到Tiffany蓝的程度。”见安迪终于愿意听话,刘涛很是开心,又笑嘻嘻地继续为她挑衣服选饰品。



一旁的樊胜美终于记起来,这画面,根本就是小时候女孩子都玩过的、给小人偶穿衣打扮的游戏!


难得有安迪这样衣架身材的模特,再加上这世界顶级时装品牌的旗舰店当衣柜,樊胜美也来了兴致。

趁着涛姐拿了一件设计感十足,带毛领的条纹衬衫在安迪身前比划的时候,她也塞了件修饰出腰身又不失帅气的小皮外套递给安迪, “试试这个,应该也好看!”


涛姐闻声,回过头跟樊胜美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两个人一齐,默契地再一次把安迪推进了试衣间。



趁安迪来来回回换衣服时,刘涛抢先付了帐,把安迪穿着很合适的几套都买了下来,还理直气壮地说:“你这么漂亮是赏我的心、悦我的目,开心的是我,怎么能让你付钱呢。”


“这怎么可以!!”安迪很焦急,也不顾身上这套亮闪闪的、涛姐为她搭配来特意出席今晚的时尚秀的小礼服,是多么令她不适应,就手忙脚乱要去拿钱包。


“怎么不可以,穿的精精神神、漂漂亮亮的,就会让人心情愉悦。”刘涛手快,阻止了安迪的动作,又把她往镜子前推,从背后搂着她, “你再来看看。”


安迪仍然下意识低下头,不过这回刘涛抬起手,扶住安迪的下巴,稍稍用力,把她的头抬起来,让她能跟她透过镜子里对视,“看看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很美丽、很可爱?很值得被爱?我们都爱着这样的你,所以你也要学会爱自己。”


“是啊安迪,涛姐说的没错。”樊胜美也走到镜子前,对安迪摆了一个造型,尽显优美曲线,“女人穿衣服是为了取悦自己。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自己那一天的心情都会变好。你要好好的爱自己。”


安迪一时说不过她俩,只得先收下这份厚礼。





时间差不多,三个人转移阵地来到秀场。


被故作严肃的小门童拦住,刘涛才想起拿出邀请函递过去,然后手潇洒一带,把安迪和樊胜美拉到身边,“这两位美丽的女士都是我的Plus one。”

话音还没落,主办方安排的正式接待人员见刘涛已经抵达,赶紧冲上前来引导她进入会场。


第一次当门童的年轻姑娘没见过这阵势,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樊胜美瞧着这美少女脸上都变了几个颜色了,着实有趣,顺着涛姐的玩笑又添了把火,朝她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施施然随涛姐进去了。


可是第一次以Plus one女伴身份出席这种场合的安迪,既迷失了自己的定位,又完全没跟上这两位姐妹的节奏。

见她俩走远,下意识礼貌地朝慌张的朝小女孩僵硬得笑了笑,只干巴巴解释了一句“其实我们两人算Plus Two”,也匆匆忙跟了进去。



刘涛一进会场,就有熟人上来寒暄。她跟安迪和樊胜美打了声招呼,让她俩先随意看看,便同工作上的几个伙伴聊起来。


而安迪难得来到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她,她也不认识任何人的聚会,和樊胜美一起乐得清闲,到处走走逛逛。



一开始,安迪还总介意西装后背那个V字型的袒露,可是后来渐渐发现这样的场合,穿着暴露的人比比皆是,自己这种程度保守得都不会有人多看你一眼,便稍微放下心来。


“怎么样,还好吗?”樊胜美端着两杯香槟走过来,递给安迪一杯。


安迪接过,点点头,老实说:“还挺新奇的,想到这里的人的一句话,能决定下一季上海街头的年轻女孩们身上的颜色,就觉得时尚业真是很了不起。”


“谁问你这个,我是说——”樊胜美侧身,装作无意识地左顾右盼,实则不着痕迹地示意八点钟方向,安迪朝指示看过去,发现三两陌生与会者的目光和她相接后就迅速收回,然后几个人四散开,樊胜美这才继续下去:“——我是问在哥大天才、盛煊CFO之外,单纯作为美丽女人被欣赏的感觉,还好吗?”


“樊小妹!”安迪本就害羞,被樊胜美这么一调戏,脸色又红起来。


“噗呵哈哈哈~”樊胜美笑得开心,心想涛姐说的真的很对,其实安迪一点都不高冷。


“我不是什么美女,”安迪一本正经的说,眼神一直停留在刚刚的方向,“涛姐才是。”


樊胜美又侧了侧身,转到和安迪并肩,看到刘涛正热情的和身边的人说话,大家都带着和煦的笑容。

她就是有让身边所有人都舒服高兴的魔力。


望了好一会儿,又抿了一口香槟,樊胜美才轻轻感叹:“是啊,真是美丽的女人。活成了一个传奇,没有辜负任何人,包括她自己。”




另一边,刘涛正和几个熟识的时尚行业人士热络聊着业内新闻,刚刚几个盯着安迪看的陌生人其中之一——其实是某知名时尚杂志主编,也加入其中。


“涛姐,终于有机会抓住你”主编也是刘涛的老友,见到她就直接伸出手,热情询问:“什么时候能赏光为我们杂志拍一个封面。”


刘涛也伸手相握,“那么多大公司争着抢着您这香饽饽资源,哪里轮得到我这单干的个体户。”


“怎么能这么说呢!”主编听这话,自然立马客气邀约:“涛姐能来,我们一定放九月单封!不,等不了那么久,暑期这期就邀请您来拍摄封面!”


“真是谢谢抬爱!可我在组里好不容易请了今天的假才能出来站这个台,马上就要回去赶戏了,是真的没有时间,”刘涛礼貌说明了情况,为缓和气氛,朝安迪那边指了指, 开了个半真半假的玩笑:“您想找我,不妨考虑考虑我那位Plus one,安迪。您慧眼独具,一定看得出她跟我有多相像。”


主编顺着刘涛指的方向瞧过去,一眼就发现刚才差点让她认错的那位神似刘涛的姑娘。

再仔细看,她气质干净独立,应该的确适合他们暑期新刊的封面主题。既然是刘涛的熟人,那估计是她影视文化公司旗下的签约艺人。


稍一思忖,主编主动提步上前。


“安迪小姐,涛姐介绍我来,想要请问您有没有兴趣为我们杂志拍摄封面?”主编问得礼貌。


安迪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另一边的樊胜美给拦住了:“我们这位姐姐档期很满。”


“我们新一期的封面主题是女主时代,我觉得很符合您这位艺人独特的风格气质。”主编见身边这位状似经纪人的女士也是美艳非凡,直接去清朝宫斗剧演宠冠后宫的贵妃都没问题。心想骏起菲阳不愧是两位大明星合作开设的公司,估计对工作人员的颜值都有要求吧。


“可是她,”樊胜美难得唬住人,觉得有意思,就继续装下去,“平时都是按分钟收钱的。”


其实也没说错,安迪的咨询的确是按分钟计费,这不算欺骗。见樊小妹玩的开心,也无伤大雅,安迪便没有打断。


主编眼神一亮,“按分钟我们可以接受,不会费很多时间的。”


“那……不要钱了,”樊胜美见这无理条件主编都接受,不由得咋舌,只好又故意再添了个麻烦,“我们要求,附带公司其他四个艺人!”


“这…………”主编有点犹豫,但是毕竟单封变群封对于杂志来说无甚区别,便决定先退一步,答应下来:“可以考虑,不过这要见过那四位艺人才能最终确定,拜托您马上把那四位的资料发给我们,我会安排人马上处理。”

应承完还补充了一句:“如果经纪人女士您有兴趣,我觉得您很适合做台前工作,不妨也加入。”




后来这一期以#女主时代#为封面主题的时尚女装杂志在华东地区卖到断货。


至于这是安迪的哪一位迷弟做的,就没人知道了。











附赠中二小剧场


地点:某书报摊


魏姓迷弟:“老板!我要五美裙装裤装封面的那女装杂志,有的全给我!”

老板:“早就没了~”

魏姓迷弟:“怎么这儿也没了?我就扫了五个区的货,这个区怎么全没了。”

老板:“有个留着胡子,动作浮夸又油腻的年轻人一大早就来收,我刚从批发商那收到货,一本都还没卖,他就拿光了。”

魏姓迷弟:“???给我你批发商的电话!”

老板:“刚刚我们批发商群发了个微信,他跟他们做这生意的同乡突然被一个姓谭的大老板都买下来了,叫我们以后直接从谭老板那里拿货。”

魏姓迷弟:“!!!”


--------------------

有些东西不方便写得太明显,大家如果get到了就自己体会,没get到就自己瞎猜去吧哈哈哈哈哈!


又拖了比较久,这次不是因为构思什么突破,真就是我本人懒散,所以编长一点来报答大家的不催之恩哈哈哈哈~~(其实真有想过要不要拆成两篇发呢)

最近越写越懈怠,刚开坑时那种写作的快乐消减了好多。以前都把更新当正经事中的小不务正业的,现在好像有点变成当正经事在做,就失去快感了。也不知道怎么重新振作起来,所以以后的更新频率也许越来越慢,先给大家说一声:不好意思~果咩纳塞~


下集预告:安迪探班伪·欢乐颂剧组

时隔两万字,我老爷终于要重新出场了!!

我好思念你啊老爷!我就算再懒惰也要把你写清楚才跑掉!!!

评论

热度(76)

  1. 知足の小草万里晴空 转载了此文字
  2. 其实不太会弹吉他万里晴空 转载了此文字
    10K我找到你了!!!蛤蛤蛤。都不知道4下都出来了。涛姐实力宠溺简直好评,安迪简直呆萌可爱……看到那